服务热线:

逼军方让步!缅甸人丢洋葱瘫痪交通,八成公务员响应罢工

发布日期:2022-03-17 17:04   浏览量:

[逼军方让步!缅甸人丢洋葱瘫痪交通,八成公务员响应罢工

翁山苏姬被软禁,缅甸政变至今超过24天,不仅没有消停的迹象,示威规模更是一场胜过一场。令外界难以置信的是,最支持“不合作运动”(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简称CDM)的竟是当家的公务员。
放眼全球,可能也仅有缅甸才做得到,让八成的公务员愿意长期罢工不上班。究竟缅甸现场发生什么事?

2月是台湾人全家团圆的重要月份,缅甸却从2月2日起,每天大小示威游行不断。规模最大的,堪属2月22日的“春季革命”,又称五个2运动(2021年2月22日),寓意希望像8888民主运动一样(1988年8月8日的大示威游行),再次让全民的力量席卷全国。

当天,外电都是以百万人上街头来描写这次的抗议活动,但实际数据却远远为百万的20倍之多,根据缅甸华侨提供的数十张照片显示,示威者几乎塞满每座城市及重要街道。

缅甸有七个省、七个邦和一个联邦区,除偏远的少数民族城市外,估计有247个城市参加抗议活动。“第一大城仰光有200万人站出来,第二大城市曼德勒也号召了100万个民众,总计突破2000万大关,占总人口38%,”缅甸人Mark说,这是绝无仅有的空前纪录,8888大示威是以大学生居多,这次不分男女老少都站出来了,军方怕失控,从凌晨1点关闭Wifi至隔天中午12点。

医护人员率先响应,医疗体系已然崩溃

而最先响应这场“不合作运动”的竟是防疫期间最重要、最辛苦的医护人员,全国共计700多家医疗机构,约有1万5000名医护人员,其中,384家的公立医院全部停摆,1万多名医护人员(具有公务员身分)拒绝上班。

这对缅甸的防疫造成重大冲击,政府的医疗体系已然崩溃,无力对高风险族群进行筛检。新的确诊案例仅能送往军医院,但病床有限,成为军政府的烫手山芋。

政府只能透过道德劝说医护人员,发挥救人救世的精神,回到工作岗位,但至今仍无人愿意回去医院。

不过,这些不上班的医护人员为降低对社会的冲击,透过民间的公益组织,在网络上发布排班看诊消息,告知急症者可以到哪里免费就诊。

图/22222春季革命──缅甸第二大城市曼德勒。缅甸华侨提供

全缅甸公务机关,仅剩军警与司法人员没有参与

从公立医院到各级政府机关,缅甸仅剩下军警与司法部门没有罢工,其余都配合“不合作运动”。Mark说,目前有二成的公务员上班,多数还是主管级,基层都响应在家罢工。

基层员工不上班,军政府形同瘫痪,海关几乎停摆,货柜堆满整座码头,进出口动弹不得,已影响企业与工厂的运作。

即便如此,缅甸民众咸认没有比民主自由更重要的事了,即使受新冠疫情威胁,公立医院都停止服务,仍不会谴责医护人员的罢工行为。

公务员“不合作”至今已进入第24天,军政府早已发布“罢工者将被裁员”的恫吓消息,但参与者仍不为所动,也不怕领不到薪水。

原来各地的公民团体于2月10日发起海内外捐款活动,成立“不合作运动”基金,给予需要帮助的人,例如公务员如因罢工无薪而影响生计,可以申请基金。

图/22222春季革命──缅甸伊洛瓦底省(Shwe Taung)。缅甸华侨提供

缅甸人师从甘地的不合作运动,拒缴水电费、阻碍交通

但,这终非长久之计,外界不免好奇,为何缅甸的公务员不担心生计、前途问题而长期罢工?

关键在于,缅甸与台湾的公务员制度不同,台湾须通过国家考试,才能取得资格,也有相对完整的退休保障。然而,想当缅甸的公务员并不难,无须考试,只要符合条件,面试后即可上班。加上薪资普遍不高,公职并非铁饭碗,多数人宁可创业或到外面上班。

再来是缅甸人笃信佛教,常接济化缘僧侣,生活欲望低。缅甸华侨杨仲青说,缅甸金融体系不健全,当地人买房都用现金,没有贷款,不然就是租屋,人人都有住所,仅有好坏之分。“有多少钱就过多少钱的日子,生活压力小,才会有八成公务员长期支持不合作运动,”他加以说明。

这次,缅甸人师从圣雄甘地的不合作运动,执行得更为彻底,不只到处罢工,还拒缴水电及各种费用,也不怕被罚。一位仰光市民说,我们不承认政变的军政府,当然不会缴钱给这个政府。

年轻示威者甚至用创意瘫痪城市,不与军方正面冲突,例如故意将多辆汽车抛锚在马路上,或是在大街上洒米、洋葱,大家再一起捡十,造成交通紊乱,连警察都无计可施。

图/缅甸奈比多。缅甸华侨提供

不合作运动旨在瘫痪政府,逼迫军方退让

从2月2日开始,每天在大使馆及商业区,都有大小不一的抗议活动,除2月22日的大规模游行,导致众多商场、店家关门不营业,部分民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外,其余时间还算正常。

缅甸华侨Nyi Zin说,确实有缅甸人减少外出,但仰光的生活还不太受影响,不是外界传闻的可怕,例如2月21日华航载82人返抵台湾,本国籍仅52人,其余为外籍人士,这是指挥中心例行的新冠疫情人道救援班机,不是撤侨班机啦。“缅甸民众的不合作运动相对还是平和的,”Nyi Zin再次强调。

20几天以来,形形色色的不合作运动,旨在瘫痪军政府,让军方退让、竖白旗。Nyi Zin说,民众都有共识,与其长痛不如短痛,尽管抗争至今快一个月,经济濒临崩溃、也领不到薪水,还是要撑下去,看谁撑得久?

图/缅甸首都仰光(左)与勃固(右)的民众抗议画面。缅甸华侨提供

军方眼看2月22日2000万人走上街头,陷入进退维谷。军政府深知经济运作的重要性,但一边向投资者信心喊话“政策不变”,就不能全部关闭网络,目前仅从凌晨1点断线到隔天早上9点,此举又让示威者可透过社群串连抗议……。

新政府的左支右绌正是政变至今,社会还算平和的原因所在,但从2月2日至今,还是酿成了四人死亡以及数十人受伤的悲剧。

杨仲青说,目前在仰光的情况,感觉示威者跟政府都有所节制,彼此也很怕擦枪走火而酿成大祸,但军警镇压一定会发生意外、波及无辜。遗憾的是,至今仍无和事佬愿意居中协调,不合作运动会持续多久没人敢预估。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愈拖愈久,将拖垮缅甸的国力,对各方都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