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您的位置:OD体育App > OD体育App

OD体育App手机版:Zoom暂停“六四”学运领袖帐号

发布日期:2021-10-30 18:29   浏览量:

[OD体育App手机版:Zoom暂停“六四”学运领袖帐号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在新型冠状病毒暴发期间声名大噪的视频聊天应用Zoom短暂屏蔽了一位华人人权领袖的帐号,此人使用Zoom平台组织了一场有中美两国活动人士参加的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镇压的活动。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市的Zoom成立已有九年。这家公司已于周三恢复了上述活动人士的帐号。但该事件将Zoom置于言论自由原则与中国庞大的审查机器力量之间的两难境地。后者正越来越多地寻找压制境外言论的方法。 Zoom在周三的一份声明中说,公司按照当地法律的要求暂停了周锋锁的帐号。周锋锁是31年前参加北京民主示威的学生领袖,现居美国。 “我们对最近几次有中国国内外与会者参加的会议受到负面影响、重要的谈话被打断表示遗憾,”Zoom说。“Zoom无权改变政府反对言论自由的法律。但是,Zoom将尽力修改自己的过程,以进一步保护其用户免受想扼杀他们交流的干扰。” 公司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包括中国政府是否投诉了那个Zoom会议,也没有详细说明可能采取哪些步骤来应对或遵守中国的互联网管制。类似于周锋锁帐号被暂停的情况似乎也影响了香港政界人士李卓人和天安门运动学生领袖王丹的帐号。
周锋锁于5月31日在Zoom上组织了这场纪念活动,参加者来自美国、中国和欧洲,包括暴力镇压的幸存者以及死者家属。
周锋锁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在6月7日发现自己的帐号被封了。“碰到这个事情我很震惊,很大的失望,”他表示,他还说,“我们不能容忍美国的公司用中国的方式来约束美国的用户。”帐号被封是由Axios最先报道的。 6月4日,天安门广场上的游客。 Roman Pilipey/EPA, via Shutterstock 疫情期间,由于需要在家办公,人们蜂拥至Zoom的易用平台上,这让公司的收入大幅增长。Zoom表示,其平台上每天有三亿人次参加各种会议。但公司的规模以及它对中国的依赖,可能会让它越来越容易受制于中共的审查机器。 中国控制国内人民在网上看到和读到的内容,部分是通过一个被称为“防火长城”的过滤系统,该系统将中国的互联网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互联网隔离开来。获准在华经营的外国公司必须遵守在中国什么话可以说的严格规定。它们必须向在社交媒体上巡逻,查找敢言者的网络警察提供数据。
随着国内的网络言论得到了有效控制,中国的审查者和宣传机器已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海外。当局已开始对华人在Twitter和WhatsApp等被中国屏蔽的网络平台上的言行进行惩罚。它还在Facebook、Twitter及其他平台上发起了政府主导的运动,努力塑造对中国更友好的全球叙事。 Zoom是一家总部设在加州的公司,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袁征(Eric Yuan)在中国出生,现在是美国公民。但公司的许多研究和设计人员都在中国,公司曾说这样做有助于保持低成本。 Zoom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审查者的目标。2019年9月,Zoom在中国的服务一度暂停。那之后,Zoom在中国的一家经销商发布说明,教用户实名注册——通过手机号码将中国互联网用户的身份与帐号连接起来。 该经销商说,发说明是因为接到了掌管该国治安的中国公安部打来的电话,也是公司为了满足国家网络安全法要求的具体做法。 Zoom也面临与中国有关的安全担忧。今年4月,加拿大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报告称,Zoom存在一些安全问题,包括公司将一些加密密钥的路由经过中国。Zoom表示,公司将暂停有关功能的工程工作90天,将资源投入到加强安全和隐私保护上。
今年3月,北京街头盯着手机看的通勤者。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为配合中国的互联网管制,Zoom在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减少了平台上未注册的中国用户数量。Zoom说,从今年5月开始,中国的免费用户可以参加会议,但不能举办会议。据Zoom中国经销商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声明,希望举办会议的中国用户必须从公司购买许可证。 这项政策仍可以让周锋锁这样的美国付费用户举办有许多中国用户参加的会议。活动人士经常利用新技术带来的审查漏洞。周锋锁说,他在举行会议的前两天,才通过微信和领英(LinkedIn)发布了会议的宣传消息(领英对内容进行审查,所以在中国没有被屏蔽)。 周锋锁说,大约有250人参加了5月31日的Zoom会议,纪念“六四”镇压31周年。他说,多达一半的人可能是从中国接入会议的。
张先玲在这次Zoom会议上发了言。她讲述了中国军人怎样阻止了医务人员救治自己儿子的事情,她19岁的儿子到外面去拍摄抗议活动的照片时死于枪伤。她呼吁中国政府向罹难者家属道歉并给予赔偿。 “虽然政府对我们严加打压,但我们不害怕,”张先玲说。“我们要坚持到底。我们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被监听、监视。我自己出去的时候,在敏感天,就有警察(跟着)。” 中国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网民,Zoom在涉及中国的问题上没有多少令人满意的选项。切断中国免费用户的接入可能会让中国的监管机构满意,但可能会让Zoom在中国变得不那么受欢迎,它在中国有一些大企业客户。然而,如果公司限制美国帐号在中国举办的会议,它将更多地与言论自由倡导者相抵触,并可能会与美国政府有冲突。 周锋锁说,Zoom没有告诉他帐号为什么被封,以及哪些步骤导致了公司封帐号的决定。他说,更深层次的问题是中国的审查制度。他说,民主国家应该对中国政府严格控制互联网的做法采取针锋相对的行动,包括屏蔽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或将中国互联网与全球互联网完全隔断。 “防火墙是对中国人的奴役,对自由开放的互联网是一个致命的问题,”他说。 “最好的方式是拆掉防火墙。”